關于三七內容 當前位置:首頁 >> 關于三七

三七的傳說(二)

來源:文山景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  加入時間:2015-02-05 點擊:

    老古時代,老君山半山腰,有一堵懸崖。懸崖四周長著古樹、古藤、古竹,虎、豹狂嘯其中,鷹、鷂盤旋其上。懸崖上,流下四股小溪,飛濺而下,如四匹白娟飛舞,像四根琴弦奏鳴。懸崖下,四股小溪匯潭,彎彎曲曲,叮叮咚咚,流向老君山下。溪水兩岸住著三四家人,寨子叫采氐。溪水左岸,有間小竹樓,住著父、母、女三人,女兒叫蚩采。溪水右岸,也有間小竹樓,住著父、母、子三人,兒子叫采咼。蚩采與采咼兩家,門對門,戶對戶,中間僅有一溪之隔,水面搭著小木橋。蚩采與采咼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采咼僅大蚩采兩個時辰。
    長到七八歲,他倆一起采山花,一起捉蝴蝶,一起進山砍柴,一起出門放牛,一起喝山泉,一起吃野果。  
    長到十二歲,他倆一同栽玉麥,一同割地谷,一同吹木葉,一同吹竹笛;一同唱歌,一同跳舞。
    長到十六歲,蚩采像山下的櫻花,艷麗奪目;采咼像山上的金竹,標致無比;蚩采像門前的溪水,清澈明亮;采咼像屋后的黃栗,聳立云天。
    長到十八歲,眾人說,他倆是天生的一對;雙方父母說,他倆是地上的一雙。于是,蚩采與采咼就在春天里定了親,在金秋時節成親。
    一天,蚩采背著弩箭,采咼扛著獵槍,走出竹樓,進入林海,到懸崖頂上打獵。懸崖頂端是一大塊平地,中央,有個大龍潭。懸崖壁上的四股小溪,就是此潭流出來的。龍潭水面,汩汩冒水,如龍吐珠,一顆顆一串串,連續不斷,大而且圓,晶瑩剔透。龍潭四周長著追栗樹、大葉樹、牛角樹,長著苦竹、薄竹、吊竹,懸掛著黑藤、黃藤、青藤,開放著杜鵑花、刺梨花、馬纓花,閃亮著羊奶果、紐子果、飯團果。蚩采和采咼來到龍潭邊,面對絢麗春光,情不自禁的放下獵槍和弩箭,一個吹起木葉,一個跳起舞來。頓時,莽莽蒼蒼的森林,繚繞著婉轉悠揚的木葉聲;清澈明凈的龍潭,倒映著婀娜多姿的身影、、、、樂了一番,蚩采才端著弩箭,采咼才端著獵槍,耳聽八方,眼觀六路,一前一后,忽左忽右,忽快忽慢,向著老君山山頂搜索而去。
    他倆呀,見鹿子就追趕,見老虎就射擊,忽而東,忽而西,忽而南,忽而北。刺戳著教不哼,竹劃破臉不叫,氣喘吁吁,汗流浹背。但是,不用說豹子、鹿子、獐子,就連箐雞、竹雞、錦雞,也未獵獲一只。正在氣餒之時,一只梅花鹿從竹叢內刷刷跑出,從青楓樹腳叫著跑著,向半山腰的大龍潭飛奔而去。發現了梅花鹿,蚩采張弓搭箭,連射幾箭,卻箭箭未中。接著,她兩眼死死盯住它,尾追其后,吼著射著,窮追不舍。此時,采咼在另外一地,他看見了梅花鹿奔跑下山,立即從側面飛迸,想搶到梅花鹿前面,進行戳擊。就在這時,也許是命中注定,也許是老天安排,蚩采踩翻了一個石頭,嘩啦地一聲倒地,噼里啪啦,直向山下滾去。采咼見這景象,大驚失色。蚩采不停地翻滾,石呀,土呀,枯枝敗葉呀,都被掀翻起來,互相交織,連成一片,不斷飛落,嘩嘩作響。樹上的鳥雀聽見響聲,到處飛鳴。樹下的野獸。聽見響聲,不斷嚎叫,四處奔跑。采咼稍呆一會,哭著喊著,如風似狂,連跑帶滾,連滾帶滑,連滑帶梭,緊追下山。蚩采滾呀滾,翻呀翻,不知翻滾了多少時候,也不知滾了多少路程,最后,才“啪”地跌落在大龍潭旁邊,仰面朝天,躺在花叢中,一動未動,一哼未哼。采咼感到,見蚩采傷痕累累,血跡斑斑,搖她她不動,喊他他不答,心口不會跳,口鼻沒有氣,就大哭大叫起來。
    蚩采死了,不得了啦!
    不得了啦,太陽落了,月亮落了!
    不得了啦,天塌了,地陷了!
    他大哭大叫,嗓子啞了,淚流干了!
    他一邊哭,一邊叫,一邊用手刨土,一捧一捧又一捧,放在蚩采身上,原地將她掩埋了。
    他一邊哭,一邊叫,一邊砍來竹木,搭成人字棚,準備長期在這里,守候著蚩采的墳。
      此時,正是陽春三月。安埋后的第一天,怪事發生了,那天清晨,森林之中,突然回響著一陣又一陣的口弦聲,十分優美動聽。采咼一看,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,簪著三枝七葉植物,穿著綠色緊身短衣,拖著綠色百褶長裙,面帶春風,站在他身邊。那姑娘手提長裙,面對采咼,美目顧盼,唱起了情歌,百般引誘。那些歌,支支動聽。那些詞,句句如蜜。采咼蒙著雙耳,閉著雙眼,木頭一般。不多一會,口弦聲、歌聲停止了。采咼一看,那姑娘不見了身影。但是,那土墳上,卻長滿了三枝七葉的植物,如一塊綠色毯子,將墳覆蓋在下面。
    安埋后的第二天,怪事又發生了,那天清晨,森林之中,突然響著一陣又一陣的竹笛聲,十分清脆悅耳。采咼一看,一個美麗動人的姑娘,簪著些花一般的圓盤形紅籽,穿著紅色緊身短衣,拖著紅色百褶長裙,情意綿綿,站在他身邊。那姑娘抖動著百褶長裙,圍繞采咼,時顰時笑,跳起了舞,千般引誘。那舞步,步步生情。那舞姿,輕盈柔美。采咼蒙著雙耳,閉著雙眼,木頭一般。不多一會,竹笛聲,停止了。采咼一看,那姑娘不見了身影。但是,那土墳上的植物頂端,卻綴滿花一般的圓形紅籽,如一塊紅色毯子,將墳覆蓋在下面。   
    安埋后的第三天,怪事再次發生了,那天清晨,森林之中,突然回響著一陣又一陣的蘆笙聲,十分悠揚婉轉。采咼一看,一個如天仙般美麗的姑娘,簪著些花一般的圓形紅籽,穿著綠色緊身短衣,拖著紅色百褶長裙,拿著一把花傘,嬌媚無限,站在他身邊。那姑娘“刷”地撐開花傘,且唱且舞,時急時緩,萬般引誘。那花傘,團團轉動,金光四射;那長裙,時舒時斂,香風四起;那歌聲,情語低訴,時高時低。那舞姿,婀娜多姿,變化萬千。那神態,脈脈含情,風情萬種。不多一會,蘆笙聲、歌聲,停止了。采咼一看,那姑娘不見了身影。但是,那土墳上,仍然是三枝七葉植物,頂端仍然綴著花一般的圓盤形紅籽,然而,其根部卻露出許多人形模樣來。采咼一見,不知何故,“啪”地一聲倒在地上,死了,如睡著了一般。這一死,不知過了多少年!
    有一天清晨,森林之中,口弦嗡嗡,竹笛嘟嘟,蘆笙啦啦,不斷合鳴!樂曲聲中,采咼活過來了!他看土墳,仍然覆蓋著三枝七葉,綴著花一般圓盤形紅籽的植物。他看人字形竹棚,早已腐朽倒地,化為泥土。他看自己,卻不知何年何月何日,從地下長出千條萬條地板藤,從頭到腳,牢牢實實地將他纏住。他想翻身,動彈不得,想爬起來,無能為力。于是,采咼拿起身邊的刀子,將地板藤一根一條地割斷,才翻身站立起來。接著,采咼走到土墳旁,呼喚著蚩采的名字,用手拋開墳上的植物,又繼續往深處刨。過了一陣,墳拋開了!他看蚩采,她如睡著一般,滿身的血都沒有了,渾身的傷痕不見了,比以往更美麗了!他笑著將她扶起,笑著把她抱在懷中。龍潭中,倒映著他倆相依相偎的身影。頓時,春風習習,旭日東升。頓時,百花齊放,百鳥爭鳴。接著,采咼摘下一片木葉,盡情地吹。蚩采拖著長裙,隨韻婉轉飛舞。頓時,泉水叮咚,波光粼粼。頓時,金鳳飛舞,彩蝶追逐。太陽當空時分,他倆將刨出來的植物栽了一半,捆了一半,男的挑,女的背,沿著彎彎曲曲的路,走下老君山,回家了。
    拿那植物救他倆的人,叫三七姑娘。
    原來,三七姑娘見蚩采與采咼美麗善良,相戀相愛,在他與她生死分離時,她三次考驗采咼,見他忠貞不渝,才救了他倆,讓他倆團圓。此后,為不忘三七姑娘的救命之恩,蚩采與采咼將那種植物叫做三七。此后,他倆栽種三七,為人治病,專門行醫了。
    三七,就這樣傳栽下來了。   

【上一條 三七的傳說(一) 】【下一條 三七植物學特性 】    

打印此頁】【關閉窗口】    

极速赛车开奖在哪个平台